• <tr id='M682BF'><strong id='M682BF'></strong><small id='M682BF'></small><button id='M682BF'></button><li id='M682BF'><noscript id='M682BF'><big id='M682BF'></big><dt id='M682BF'></dt></noscript></li></tr><ol id='M682BF'><option id='M682BF'><table id='M682BF'><blockquote id='M682BF'><tbody id='M682BF'></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M682BF'></u><kbd id='M682BF'><kbd id='M682BF'></kbd></kbd>

    <code id='M682BF'><strong id='M682BF'></strong></code>

    <fieldset id='M682BF'></fieldset>
          <span id='M682BF'></span>

              <ins id='M682BF'></ins>
              <acronym id='M682BF'><em id='M682BF'></em><td id='M682BF'><div id='M682BF'></div></td></acronym><address id='M682BF'><big id='M682BF'><big id='M682BF'></big><legend id='M682BF'></legend></big></address>

              <i id='M682BF'><div id='M682BF'><ins id='M682BF'></ins></div></i>
              <i id='M682BF'></i>
            1. <dl id='M682BF'></dl>
              1. <blockquote id='M682BF'><q id='M682BF'><noscript id='M682BF'></noscript><dt id='M682BF'></dt></q></blockquote><noframes id='M682BF'><i id='M682BF'></i>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教育動態 > 教育新聞
                泰順鄉村學校校長林恩:香樟樹下的約定
                時間:2021-06-08 16:38:10 來源:快三大小单双app 字號:[ ]

                2020年7月,我本著“從農村裏來,回農村裏去”的教育初心,主動要求從縣城實驗小學校長崗位交流到鄉村小規模學校——三魁鎮第二小學當校長。選擇三魁鎮第二小學,是因為幾年前,我曾經帶領實驗小學骨幹教師到過三魁鎮第二小學送教,學校內兩棵挺立的大香樟樹和一大塊的種植園地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希望在教育生涯的最後十年能在美麗的鄉村學校過上一段詩意的田園教育生活。

                香樟樹下”讀書會

                7月30日,縣快三大小单双app局長送我到三魁鎮第二小學上任。來到學校,眼前看到的景象和印象中的校園似乎有所不同:種植園地裏雜草叢生,根本分不出哪是農作物;景觀園林裏紫藤和野草一起瘋長,連走的路也找不到了;只有操場上的兩棵香樟樹依然挺立,枝葉長得更加繁茂。

                前任校長把放在一個水桶裏的一大串鑰匙交給我,說是完成最後交接。我很納悶:為什麽把鑰匙交給校長?回答說:因為學校總務主任不願意做,鑰匙都是校長管的。我向學校中層問了一些事,都說不了解,只有校長才清楚。

                進一步了解:學校上學期學生134人,在編教師18人,平均年齡43歲,學校處在58省道邊上,交通比較便利,離縣城只有22公裏。大部分教師都安於現狀,在工作上比較被動。老教師一輩子就在本校或周邊學校任教,現在就把學校當作最後退休的地方了;而年輕老師都是剛從偏僻的農村學校調到這裏,也就暫時把學校當作休歇的地方了。學校老師大都認為學校是校長的,老師做事也都是為校長做的,看著校長幹苦幹累,好像都和自己無關。這讓我很震驚。

                怎樣創造一個充滿正能量的工作場、學習場和生活場,讓每個教師都感到自己是學校的主人?這是我最急需要做的事。我想到了教師共讀。對,讀書,只有讀書才能改變生活場域。8月14日,離開學還有兩個星期,我在學校微信群發了一條消息:新學期將至,學校將開展第一次教師共讀活動。本期共讀書目為:《陶行知談教育》和《窗邊的小豆豆》。只要你願意,校長來買單,請大家跟單參加。

                8月25日,快三大小单双app組織2020年暑期師德專題報告會。師德培訓每年參加,但今年培訓,我的感覺完全不同。一個個鄉村教師的“教育故事”,就好像是講我的故事,講我們教師自己的故事。我看到有些老師的眼眶潤濕了。我想:我要用好這些“故事”好好跟老師們上一堂課。我跟老師們說,學校管理中的每個人都是很重要的。保安很重要,他的盡職盡責,學校老師就能很安心。廚房阿姨很重要,每天一頓可口的中餐,學校老師就很舒心。一線老師很重要,認真的態度和較高的質量,家長就很放心。班子很重要,主動擔當,有所做為,校長就很稱心。一所學校,只有做到校長有與沒有一個樣,校長在與不在一個樣,才表明學校文化已經形成。培訓會後,我們舉行新學期校長贈書儀式。我給每位教師分發共讀書籍,要求兩周內完成閱讀。

                開學第一周,我向學校教師微信群和實驗小學的“一米陽光”微信群發出第一次共讀活動邀約,並向兩校教師招募讀書會誌願者。三魁二小的老師沒有組織讀書會的經驗,我就自己承擔策劃人,讓實驗小學“一米陽光”發起人當讀書會主持人,其他崗位則由教師自己挑選。兩校教師,各自認領崗位,各盡其責,相互幫助,從采購到布置,大家都用心用力用情把每一細節做好。

                9月5日周六,泰順縣實驗小學“一米陽光”教師讀書社團與三魁鎮第二小學“香樟樹下”教師讀書社團如期相約。香樟樹下,我和老師分享交流,共同約定:紮根鄉村,像陶行知那樣樂觀面對窘迫的鄉村教育現實,始終對鄉村教育明天充滿美好理想。這一次讀書交流活動讓三魁鎮第二小學的每一個老師的內心起了波瀾。他們或許對教育教學有了新思考,對未知領域有了新探索,亦或許他們對生活、社會甚至人生有了新的價值體悟,大家紛紛在教師群裏寫下了自己的感悟。

                9月10日教師節晚上,全體教師留在學校食堂吃飯。餐中,小吳老師端上一個大蛋糕,蛋糕上寫著:管他幾歲,老師萬歲!關燈,點蠟燭,老師們唱起生日歌,說:“校長許個願吧,今天是你的生日!”哦!是的,教師節正是我的陽歷生日。很少過生日的我,第一次在教師節、在鄉村學校過一個陽歷生日。在老師們的祝福聲中,我默默許下了一個心願。

                有了第一次讀書會,第二次活動就變得簡單了。等老師們讀完《窗邊的小豆豆》後,我就把所有的書漂流到班級給學生閱讀。10月23日,“一米陽光”再次攜手“香樟樹下”,舉行師生共讀《窗邊的小豆豆》讀書會。所有籌備活動,同樣先向兩校招募誌願者。這一次,三魁二小老師主動當起了主人,精心布置場地,用心準備茶點,主動分享交流。兩校老師共聚課堂,分享孩子的讀書交流,了解孩子心中的“巴學園”。我們的老師從學校菜園地裏或從家裏帶來土特產,自己動手洗菜燒菜,蒸紅薯、烤毛芋、煮毛豆、炒粉絲……十幾個農家菜拼成了一大桌豐盛的“山的味道”大餐,老師們也仿佛真正過了一天“巴學園”的生活。

                勞動開墾日

                原總務主任自己辭去了職務,主動要求擔任兩個年級基礎最差的數學課。新調來的總務主任雖然才30出頭,但已經是做了六七年的老總務,後勤工作很有條理。開學前他就安排兩個保安人員對景觀園林的花草樹木做好了修剪,然後請示我:種植園地雜草太多,太不像樣了,一開學上面就要到學校檢查校園環境,是否可以請兩個農民工來學校除草。我說不急。

                開學後第二周的晨會,我跟孩子們說:“學校‘百草園’裏到底有多少種植物和農作物?每種植物有什麽生長特點?給同學們兩周的時間觀察,到時看哪個班級了解的最多,《窗邊的小豆豆》圖書漂流就從哪個班級開始。”這一來,“百草園”裏可熱鬧了!每天一下課,孩子就往園裏跑。一二年級孩子拔了野草塞進書包,放學帶回家裏向父母問野草名稱,字不會寫就用拼音標註;高年級孩子則向老師借用手機,用“識花君”小程序自己拍照了解,上網查詢植物生長特點。科學課,老師和孩子一起制作植物標本;美術課,老師帶孩子一起撿落葉制作樹葉貼畫;勞動課,老師和學生一起在雜草叢裏挖番薯、撿豆莢;班會課,班主任和孩子一起制作植物小報布置教室。在孩子眼中,學校的“百草園”和魯迅筆下的“百草園”也沒有什麽不同。

                9月22日,是2020年二十四節氣中的秋分,我把這一天定為學校的“勞動開墾日”。在晨會上,我公布各班觀察了解植物的數量,然後給了解植物數量最多班級的學生每人分發一本《窗邊的小豆豆》,並要求兩周完成閱讀再漂流到下一個班級。

                上午全校師生一起上勞動課。農活經驗豐富的老教師、保安大叔成了各班孩子爭搶的人。孩子們在老師的指導下除草、翻土、燒灰。秋日陽光雖然沒有夏日驕陽的猛烈,但每個孩子還是流了不少汗水。

                下午,學校在操場上舉行“快樂農耕運動會”,比賽項目有:地瓜大搬運、碩果大豐收、快樂插秧苗等。與其說是運動會,不如說是“農活大體驗”。比賽用的道具是從種植園地裏采摘的番薯、柚子和修剪下來的竹枝,而比賽的獎品也自然就是比賽用到的“豐收的碩果”——大柚子了。孩子在運動中,體驗到豐收的快樂與辛苦,得到了不同的勞動教育。

                隨後一周的勞動課,各班都是在各自的勞動園地裏度過的。勞動課成了新學期孩子們最喜歡的課。“十一”放假前,各班種植園地都播下了種子或種上了菜苗。香樟樹下,我跟孩子們約定:讓每一個生命種子自然健康成長!到時看哪一班園地裏的青菜長得最好,下一期的圖書漂流就從哪一個班開始。

                學校掃地工

                我是“學校掃地工”。“秋風掃落葉”,秋季的校園,到處都是落葉。我每天到學校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景觀園林的紫藤花架下掃樹葉,在操場的香樟樹下掃果籽。老師們看了,都說:“校長,你怎麽每天都掃地?”我說:“種菜,我比不上老教師有經驗;上課,年輕老師比我更在行;掃地,我比你們有時間。對我來說,掃地還是一種很好的身體鍛煉呢。”

                漸漸地,校園裏和我一起掃樹葉的老師多了起來。漸漸地,校園裏和老師一起掃果籽的學生多了起來。五年級小俊同學是全校最出名的“小豆豆”。開學第一次集會,我就註意到他,升旗時大家莊嚴肅立,他卻隨意走動,嘴裏還不停地叫著。跟班主任了解:上課他根本坐不住,坐著坐著就坐到書桌上,鉆到書桌下,或者幹脆就在教室前後亂轉。時不時地還大聲叫嚷,誰講他一下,他就跟誰急,鬧得你根本無法上課。科任老師沒有辦法管理他,班主任就經常帶著他到香樟樹下掃果籽。開始幾次他拿著掃把亂揮舞,一下子跑到老師前面,一下子又跑到老師後面,簡直就是瞎搗亂。掃著掃著,他能跟著老師很有耐心地打掃好一大片場地。掃著掃著,他能一個人把香樟樹下的果籽全部掃幹凈。在全校晨會上,第一次我表揚他愛勞動能幫老師掃地,第二次我表揚他做事有毅力能掃很多地,第三次我給他頒發“勞動小能手”獎狀。科任老師也不斷向我反饋:現在的小俊好像變了一個人,課堂也安靜多了。

                我還是學校老師的“駕駛員”。開學初,我每天坐不同老師的車上下班,給每個女老師至少當過一次“駕駛員”。在車裏,我聽她們講班級的事、講學生的事、講同事的事、講家庭的事。開學後,我經常開自己的車帶老師上下班。在車裏,我跟老師談心,跟班子談話,交流生活中的趣事,交流工作中的體會,交流學習中的收獲。

                我跟老師們說:我到鄉村學校來,不僅是和你們一起工作的,還是和你們共同生活的。清晨,我和老師們在香樟樹下聽孩子們誦讀《國學》。大課間,我和老師們在操場上跟孩子們跑操、跳繩。午飯後,我和老師們到大棚裏養多肉、餵孔雀。放學後,我和老師們到菜地裏拔蘿蔔、收青菜。

                我跟老師們說:我不能改變你的工作能力和工作熱情,但我希望每個老師能自己改變思維方式。因為熱情和能力只有大小之分,而思維方式是有正負之分的。我希望每個老師都要具有正面的思維方式。因為只有這樣,才有可能取得較高的人生及工作成果。

                一個學期以來,學校取得的成績老師很欣喜:浙江省第一批勞動教育實踐項目試點學校、溫州市第一批“小而優”示範校、溫州市“小而優”學校優秀課程方案二等獎、溫州市第二批教學新常規達標校。

                一個學期以來,教師的專業成長也讓我感到很欣慰:學校教師第一次承擔並主持全縣小規模學校英語教學研討會;第一次溫州市名師工作站在學校設站;第一位教師參加縣優質課評比;第一位教師在縣新常規教學研討會上公開課;第一位教師參加並通過高級教師職務評審。

                我對自己說:做為一名鄉村學校校長,我一定要尊重每個教師,努力創設機會,讓每個教師都能找到努力的方向,讓每個教師都能成為學校的CEO,讓每個教師都能感受到成功的可能,努力讓教師過上生活質量高、工作質量高、生命質量高的“三高”職業生活。這是我在香樟樹下給自己的約定。(來源:《溫州教育》2021年第1-2期 作者:泰順縣三魁鎮第二小學   林  恩)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